文章素材>内容

快小编topbug文章2


一个无法离家的孩子,

是因为他有一对放心不下的父母。


当孩子长大成人,父母最后要完成的一件事情就是,祝福孩子离开我们,让孩子去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生,去成为自己。


正向的亲子关系,就是当孩子长大后,父母帮助孩子健康地分离。


要想做到这一点,作为父母,我们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:我们是不是已经长大成人?我们是不是已经告别原生家庭,从心理上长大、独立、“离家”?


因为父母自己是否已经“长大成人”,是否有力量离开原生家庭,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孩子是否拥有“离家”、独立、长大的力量。




我有一位来访者,她是一位高校教授,已经光荣退休,在事业上获得非常高的成就,但是,她和女儿之间却有着非常多的纠缠和问题。


她的女儿38岁,已经结婚,还没有孩子,也没有工作,夫妻两人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,每天她做好饭菜,放到女儿家的门口,因为她知道女儿还在睡觉,不想吵醒女儿,然后还要估算女儿大概什么时候起床吃饭,到了差不多的时间再过去收拾好。


她很迷惘:“为什么我的女儿这么没有力量,不去面对世界,连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!我给了她所有我能提供的东西,送她出国留学,回国后安排她相亲,还买好房子给她住,但为什么她还生活得一塌糊涂,为什么还要我经常照顾她?”


当她看向我,问出自己的困扰时,我试探性地问了她一个问题:“你的女儿似乎无法离开你去生活······你有否想过,其实是你的女儿放心不下你呢?”


她做了一个呼吸,陷入了沉思中······


“在我孩子很小的时候,我就和她爸爸离婚了,那时候我忙着打拼事业,没办法照顾她,所以就把孩子寄养在她外婆家,一直到初中才把她接回到我的身边······”


我点点头,邀请她再多说一点。


她说:“那个时候,每一次我去看她,等到了分别的时候,她都嚎啕大哭,抱着我,不让我走······”


“嗯,嗯······那么,现在,你的孩子终于感受到可以和你一起了,再也不需要担心你了······”


她张大了嘴巴,似乎有所领悟。


“或许,如果你可以让你的女儿放心,感受到你爱自己,照顾好自己,享受自己的生命,那么,她就可以去活她自己的生命了······”




这位来访者的女儿,因为从小就担心妈妈,于是觉得自己一定要陪在妈妈的身边,以至于长大后也无法真正地分离、独立。


在一个家庭里,孩子很容易将自己放到一个救赎者的位置上,而放弃了自己本该有的人生。即便这个案例中的女儿有了孩子,她的孩子也很可能因为担心她的生活状态,而继续无法分离,就这样不断循环。


所以这个时候,父母更应该做的,不是去强行改变孩子的状态,而是试着先看看自己,是否能做到足够爱自己,足够让自己活成喜欢的样子,成为独立而充满生命力的个体?


无论我们年龄多大,我们的内在都携带着家庭的、父母的心智,当我们长大成人,带着个人的独特进入世界,想要去表达自己的价值和天赋的同时,个人独特和家庭、父母心智之间的冲突,会给我们内在带来很多的混乱。


比如,一直活在父母的要求和期待里。


你想成为一个作家,但内在家庭、父母的声音也许在说,你要循规蹈矩;

你想享受一个人的生活,但内在父母的声音或许在说,你赶紧结婚······


或许你也有过类似的体验,当我们回归原生家庭的时候,和父母相处一段时间,我们很容易感受到被父母的情绪所淹没。




有一次我回到老家,带着爸爸妈妈一起去喝早茶,我们点了很多点心,有一些点心上得特别慢,然后我们一边聊天,一边在吃喝茶吃点心。


可是我留意到我妈妈,她非常着急,不停地拿着点心纸看,嘀嘀咕咕:“啊,还有凤爪,还有烧麦没上······”“怎么这么久,这糯米鸡也太久了······”


看着妈妈,我成长中的焦虑,被驱赶的画面、感受被激活了······我忍不住对着妈妈说:“妈!不要那么着急好不好?你不要那么焦虑好不好?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享受,不要这么着急好吗?”


但是没过几分钟,她又拿起那张点心纸,不停地看着服务员来来去去,“没我们的东西吗?我们东西为什么还没到?”


然后,我又陷入了被激活的情绪的洪流之中······


难怪,我恍然想起有时候我和儿子去吃饭,我的孩子也说过类似的话语:爸爸,你吃慢一点,我们不着急······”“爸爸,说话小声一点······”


这些代代相传的影响,是多么有趣。




当家庭的、父母的心智流经我们,我们很容易就卡在了成长过程中那个曾经受伤的地方,比如,感觉自己不够好,爸爸妈妈不开心,是我的原因,我要为父母的快乐负责任······


于是,我们的生命能量纠缠在原生家庭之中,如果这个受伤的地方没有得到疗愈,那么,我们就无法从家庭心智中和个人独特之间找到连接,建立桥梁,感受彼此之间的共鸣,找到彼此互补贡献的地方。


在两者的断裂中,我们卡在受伤的年龄之中,我们将体验到许多的混乱与冲突,纠缠在原生家庭的能量之中,没有办法和父母和解,也无法朝向自我实现的道路,而且我们和原生家庭的纠缠,也将影响我们和孩子之间的关系。


所以,为了做一个成熟的父母,我们首先要疗愈内在那个受伤的孩童,让自己长大,不再卡在那个受伤的地方,纠缠在古老的催眠之中。




每一次当你和父母一起,古老的伤痛被激活时,你都可以尝试做这样的练习:


当感受到古老的伤痛被激活时,慢下来······去感受,那个伤痛在我们身体哪个地方被激活?把手轻轻地放在能量升起的地方,带着善意······


然后去问自己一个问题:作为一个成年人,和过去小时候的自己有什么不同呢?


比如我们的身体和小时候已经不一样、我们的行动力、可以活动的范围、学习能力、知识的积累、独立的能力、创造财富的能力·······


所有这些不同的部分,都是我们成年以后拥有的资源,把这些资源、这些不同,带给那个内在的小孩,带给那个曾经资源匮乏的内在小孩,去帮助他疗愈,帮助他成长,把成年后的礼物带给“她/他”,让“她/他”感受到:现在已经不一样了······


当我们疗愈自己、连接自己,

把自己从过去资源匮乏的地方,

带到现在资源丰盛的年龄,

这个过程,就是成长。


而当我们真正成长的时候,我们再去看自己的爸爸妈妈,也许你就会体悟到,父母也有他们的伤痛,我们把这一份同理、慈悲带到彼此的关系里,那么我们就会超越伤痛,从这里,产生智慧的爱。


做几个呼吸,慢慢地安顿下来,回归到内在心灵的家。


然后,你可以想象父母站在你的面前,打开心,看着他们的眼睛对他们说:“亲爱的爸爸妈妈,我尊重你们的命运,生命代代相传,有伤痛也有喜悦,作为你们的孩子,有时候我总想着为你们去承担,为你们去负责,这样,我就能够感受到我是你们的好孩子了。


现在,我长大了,我也有我自己的命运,有很多的问题需要去面对,我会为我自己的伤痛去疗愈、去成长。


爸爸妈妈,现在,我也把这些属于你们的伤痛留给你们去面对,把力量交还给你们,把你们的命运交还给你们。


我很开心从你们那里承接了生命,我会应用这个生命去创造我想要的生活,去自我实现,去活出我独特而丰盛的人生。


爸爸妈妈,谢谢你把生命给予我,这已经包含了我所有需要的力量,我全身心的领受这一份礼物,爸爸妈妈,我爱你们······”


然后,从这个地方转身,看向你的孩子,对他说:“亲爱的孩子,很开心把生命传递给你,你可以凭着这个独特的生命,去创造所有你想创造的东西,去活出你独特的人生。


爸爸妈妈也有自己需要面对的挑战和问题,很多,很多······但是,我们有力量去面对,我们有能力去负起属于我们的责任。


我们很开心,我们已经把生命传递给你,而你可以去创造你独特的人生,如果你成功、快乐、健康,我们会祝福你,充满爱地凝视你······亲爱的孩子,我们爱你,去创造你想创造的生命吧,我祝福你······”


与原生家庭的分离,做成熟的父母,就代表着我们能够从原生家庭心智和个人独特心智之间,找到连接,甜蜜的平衡。从这个空间里,我们拥有一个完整的智慧,引导我们成为完整的父母。


如荣格所说,

我情愿是完整的,

也不情愿是完美的,

因为完整才有创造力。